莫莫

建国249:

找素材的时候看到一张拥抱的照片,当作动态素材画一个巍澜吧

【朱白】别问我为什么喜欢硬刚,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

UVB-76:

- 沙雕吃鸡的甜饼。私设已经同居,俩人的电脑放在并排,可以随时一边打游戏一边打情骂俏。


- 这篇是补档,看过的可以跳了。最近又入职了有点忙,有空会大概写一篇有意思的沙雕朱白直播,顺便把之前的神棍龙哥填一填啦。






别问我为什么喜欢硬刚,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




 




1




众所周知,传说中MOBA游戏有一条鄙视链,星际争霸〉魔兽争霸〉DOTA〉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身为DOTA2资深玩家白宇是非常鄙视朱一龙玩LOL的,但是为了哄朱一龙开心,加上道上传言ADC和辅助在一起能培养感情,白宇就屁颠屁颠的去下路给他龙哥打辅助去了。




后来绝地求生一出,俩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在一块玩的时候就各自舍弃掉自己的游戏,一起投入了吃鸡大军。白宇带着朱一龙找他的哥们A和哥们B一起开了几盘,觉得和别人一起玩不能在他龙哥面前显示出他的英明神勇,就找朱一龙建议他俩以后就双排。




朱一龙说咱们要是双排的话一共50支队伍,但是四排就是25支队伍,吃鸡概率大一点。白宇跟朱一龙说你要是这么说也没毛病,但是我觉得一个人要是本质上就是一个菜鸡的话那他单排双排四排吃鸡概率都不大。




朱一龙突然一挑眉,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说谁是菜鸡。




“没没没没没没……”




白宇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非常坚决的否定了他之前不小心说出来的真心话。




“我现在在你心里就这地位么。”




“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




“你小子是不是跟我混熟了。”




“没没没没没没……啊不,是是是是是是……啊不,哎呀……”




“行了行了, 来现在就开一盘,今晚务必吃鸡。”




“我觉得够呛。”




“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




“到最后肯定又是我一个人苟着。”




“这把我肯定陪你到最后,而且还能吃鸡。”




“我不信。要是真这样我任你处置。”




“你说的啊,一言为定,不许耍赖。”




朱一龙说着,同意了白宇的组队请求。




他俩这把玩的是绝地岛,白宇问朱一龙哥哥咱们跳哪,朱一龙做深思状,盯着地图战略性思考了一会,伸出食指点了点P城。




白宇非常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对P城情有独钟,是因为P城有矿吗,还是那边人多热闹。




朱一龙,一个酷爱P城,军事基地,G港,N港,游乐场的美男子,忧郁,空虚,寂寞如雪。他好想找个人来陪,就算是敌人,他们的每一声枪响,每一声脚步声都让朱一龙觉得倍感温暖。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吧。




朱一龙说,像你这种人,是不懂孤寂的含义的。




白宇翻了个白眼,往P城那标了个点。




俩人跳伞的时候,白宇指了指半空中黑压压的一堆人开始对朱一龙疯狂暗示,哥哥,咱们现在改道还来得及哦。




朱一龙置若罔闻,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又过了几秒,白宇再次转过来疯狂暗示,哥哥,现在也还来得及哦。




朱一龙伸手一把抓住白宇的脸蛋揪了起来,试图用脸颊上的肉夹住白宇此时已经被捏的嘟起来的嘴。白宇还不放弃,呜呜着眨巴着眼睛含糊不清说道,还来得及的哦,真的来得及哦。




卧槽,前面的人已经落地了。




卧槽,前面的人已经捡枪了。




卧槽,前面的人已经开始拿着喷子来怼他们的屁股了。




“开车跑!!!”




白宇一顿蛇皮走位,疯狂的往路边的吉普那边跑去。朱一龙钻进了个小平房已经捡到了枪,稳如老狗的说道,真男人就要刚一波。




白宇一拍额头心想,完蛋了,龙哥捡枪了。




“哥哥你不要跟人家刚了你连个头和甲都没有呀……”




“那东西太重了,影响哥的发挥。”




“你你你……哎呀……”




已经快跑到车边的白宇无奈掉头,钻进了个二层小楼开始捡装备。他再三叮嘱龙哥,哥哥你捡了东西之后不要乱开枪,你现在是一个人,苟一点。朱一龙说他的字典里没有类似“苟”,“猥琐发育”这种词汇,真男人,干就完了。




白宇说好吧,我现在开始是女的。




朱一龙扭头可怜巴巴看了他一眼,说小白你这是要离我而去了吗。




“没没没没没没……”




白宇简单配了个绿皮帽子一级甲,拿了把UZI和SCAR和几个绷带就去找朱一龙了。朱一龙拿把AK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和白宇说道,小白我听见有脚步声。小白说可能是我的。朱一龙说不,是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白宇回头看了他一眼,一脸严肃的说道,是我的。




“屁,你看看你现在在哪。”




朱一龙冷笑一声,瞟了一眼地图。白宇见瞒不下去了,只能叹口气说道,哥哥,我马上就到了,你千万别冒头。




我是不想冒头的,可是我的身体不受我的控制,它走了,它要下楼了。对不起小白,我的本意是要苟到你来的,但是我的体内流淌着战士的血液,它在沸腾它在燃烧。




你能改改你见到人就激动这股劲吗。




小白,这是个什么游戏,这是一个杀人游戏,就战斗啊,你趴在那一苟,是不是就丧失了玩这个游戏的意义——




啊,有人打我。




……嗯。你看到那人在哪了吗。




没有。




没有你就缩回去躲好等我啊!!!!




白宇急急忙忙的就往朱一龙的小房子里跑。朱一龙锁在角落里安定的抱着枪喝药,见白宇顶着个绿帽子风尘仆仆的到了,他就一脸乖巧的说道,来啦。




啊。




白宇答应着,和他龙哥说道,哥哥,我们在这捡完装备就跑,不要恋战,记着咱们的目的是活着和吃鸡,好吗。




朱一龙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开始了他寂寞如雪的,罪恶的第一生。


 


 




2


 


从P城逃出来之后,二人坐上了小吉普往空投那边跑。




朱一龙坐在副驾抱着AK摩拳擦掌,兴致勃勃的频繁用眼神暗示白宇。白宇瞟了他一眼说道,哥哥,不要妄想搞事。待会你下去舔空投,舔完马上上车咱们立马就跑,OK?




眼看着冒红烟的空投越来越近了。附近传来了几声枪声,白宇对朱一龙喊道,哥哥哥哥快下车快下车舔!!!




朱一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翻下了车,不管什么东西一律往身上穿,三级甲刚套上就被人用射手步枪干掉半管血。白宇着急的说道,哥哥快上车呀快上车!!朱一龙翻上车之后掏出AK一顿突突,白宇一脸无语的说道,哥哥,你那枪都快被你压上天了,你是把AK当信号枪打呢吗。




朱一龙说咱们输人不输阵,气势一定要有。




那你打死那个人了吗。




我,我打到了。




……




“你打到了有啥用啊偶像!!!!!”




俩人开着被打成筛子,冒了一路滚滚浓烟的吉普,在路边换了辆小蹦蹦。白宇说要培养他龙哥开车,就让朱一龙坐驾驶位。没想到朱一龙开车异常平稳,不像白宇把吉普当过山车开。




“你看,我在这方面多有天赋。”




不得不承认,朱一龙其实是个老司机。




其实他龙哥也没那么菜,平局每一局能打死三人以上,但是就是活的时间短。朱一龙美其名曰,壮丽绚烂又短暂的一生。




白宇玩这游戏喜欢来阴的,开走别人停在楼下想用来跑毒的车之后在毒圈边缘打跑毒的人,堵桥,堵堵桥的人,扔装备等别人上钩,往别的方向扔烟雾弹假装那边有人受伤之后等敌人冒头,趴草地里偷袭,没事瞎几把炸吓唬人,卖队友让他们蹦跶之后等敌人冒头了再打,躲在石头后面让别的队伍先干着之后他出来坐收渔翁之利之类的事他都爱干,但是他龙哥忍不了,只要看到有人就想打,在杀人面前吃鸡都是浮云。白宇也不忍心卖他,每次都像拉着熊孩子似的抢鼠标把他往回拽。




俩人开到一个小屋开始瓜分物资。白宇跟朱一龙说哥哥你把AK给我吧,你也压不住,我拿这把M4跟你换。朱一龙把AK和他刚抢的那把AWM给白宇了,白宇把自己身上背着的那把SKS给了他,顺便扔给他一个八倍镜。




朱一龙转头看了白宇一眼,说道,小白这个你留着吧。




白宇说,八倍镜看人太清楚了,我现在还无法适应这么清晰真实的残酷世界。




朱一龙翻了个白眼,把八倍装上了。




之后白宇又要用自己的三级甲和朱一龙那个被打爆一半的三级甲换。朱一龙说小白你不要跟我换了你自己留着吧,被白宇无情的拒绝了。




白宇说,我都习惯把最好的给你了。




朱一龙抿着嘴偷乐,干咳了好几声。




然后白宇又让朱一龙把他刚从自己打死的人身上抢的吉利服换上。朱一龙说小白你是伏地魔这个还是你穿吧。白宇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再墨迹了让你穿就穿嘛。




好吧,好吧。




别忘了把平底锅卸了,要不容易看到。




可是……平底锅是我的灵魂啊。




……好好好,不卸不卸。




被打死的那兄弟非常难受,说这位朋友,你舔的也太干净了,你不要连我的套装都舔啊喂。




白宇置若罔闻,对着朱一龙说道,哥哥哥哥你看我的小裙子,朱一龙笑了,伸手宠溺的揉了揉白宇的头发。




哥哥哥哥我给你跳个舞,你看。




白宇又给朱一龙转圈跳了个舞。




朱一龙微笑,掐掐白宇的脸蛋温柔的对他说道。




别他妈浪了,赶紧走好吗。




 


3


 


决赛圈。




白宇和朱一龙安静如鸡的往那一趴,驾着枪四处瞄。朱一龙刚才一直跟白宇蹲在一起打,真切的体会到了白宇的残忍与变态。




比如刚才白宇开枪搞死了一队开车的,一个人死了,另一个人跑下去了。白宇等那个人跑到树那边,以为自己安全了在打药的时候,掏出枪一枪爆头。




朱一龙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白宇,心想和这种人做敌人真的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朱一龙看到了不远处一直探头打他们的人。他跟白宇说小白小白我看到人了我可以打吗,小白说哥哥你随便打吧都这个时候了。




然后朱一龙开始疯狂放枪,一顿操作稳如虎。白宇看了一眼击杀栏,嗯,没有死,果然在意料之中。




朱一龙说嗯,那个,小白,我打到他了,他应该在补血。小白叹了口气说好好好,哥哥能打到就是好样的。




但是我们的位置暴露了耶。




那咱们换地方吧。偷偷往树后面跑,露头的不要。




OKOK。




朱一龙这么说着,苟苟嗖嗖的往前跑去。就在这时刚才朱一龙打的那个人的队友看到了小白的身影,直接98K一枪爆头。白宇的三级头都被打飞了,整个人趴在地上宛如一条咸鱼。




白宇说哥哥你别救我快跑。朱一龙说那怎么行,咱俩死也得死一起。然后冲白宇那边放了个烟。




然后他条件反射的捂住了嘴巴,说道卧槽放歪了。




白宇绝望的哀嚎道,我求求你快跑吧,你放过我行吗。




你你你别这样,你再给我个机会。




朱一龙疯狂放了三道烟,终于把白宇给扶了起来。俩人成功的暗度陈仓到了树边,此时场上还剩四个人,抛除他们还有俩个。




小白说最后可能就剩下龙哥你和别人对峙了,我的头爆了,甲也只有小半血,也就勉强能够上个一级防。朱一龙说小白我把我的头和甲给你吧,白宇说你别和我说这个,赶紧穿着。




然后小白开始往对面疯狂扔雷,看见有人露头,白宇说道,哥哥赶紧打,快。




结果朱一龙刚想举枪,那个露头的人就被别人干死了。




那两个人不是一队的?????




场上还有一个人。




白宇大概知道了那个人的位置,把手里剩下的几个雷全丢了出去,那个人也开始往这边扔雷,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但是就这么扔了半天还是看不太清那人的具体位置。




最终白宇对朱一龙说道,哥哥我要冲出去勾引他。朱一龙说小白你别,我出去打他,你躲在后面瞄。白宇说哥哥你现在是神装,但我不一样,如果我活着了,对枪可能容易被对死。




然后小白就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开始在决赛圈疯狂跳舞。他从别的大兄弟身上舔到的小裙子终于发挥了作用。然鹅对面那个人稳如老狗,并没有探头。白宇眼珠一转,开始掏出枪往敌人大概在的地方疯狂突突。




又要缩圈了。




敌人被突突的破了点血皮,有点头大,加上要缩圈了,就干脆举枪把白宇给干掉了。白宇冲朱一龙喊道,哥哥!快!!!!!!




朱一龙说道,哎!那个!!人在哪!!!!!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要疯了我!!!就在那啊!!!啊啊啊啊你是我亲哥!!!!!




别随便认亲!!!我要是你亲哥咱俩就乱伦了!!!!!




朱一龙举起M4,冲前方一顿疯狂扫射。




吃鸡了。




朱一龙惊喜的看向小白。小白把耳机一摘想伸手和朱一龙击掌,看见朱一龙傻乐的傻脸,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们好像是打过什么赌。




什么赌来着。




忘了忘了忘了。




白宇摸着头发,起身一边往出走一边说,那个,龙哥你看时间不早了哈。朱一龙说你给我站住,自己说的话自己都忘?




什么话呀?我不记得了。




骗谁呢,还拿你龙哥当三岁小孩呢。




朱一龙伸手一把搂上白宇的腰,钳着他就把他往卧室带。白宇扒着卧室门框就不松手,哀嚎着哥哥你饶了我吧我什么也没说过啊。




你说的任我处置啊,那我是不是干啥都行。




我没说过啊我没说过啊!!!啊!!!!!!


 


今天的白宇,明天依旧无法下床。




 - 完 -


 


 



aomomo:

占tag很抱歉。

针对 @狐狸 这位的小作文中,意在表示在镇魂刚结束俩人就不熟,甚至约见面都怕打扰对方这点的反驳。(虽然其他槽点也不少)
随便翻翻相册就能看到俩人各种小动作的动图,这些小动作展现出的是俩人的熟稔亲密和随意。你猜我们是信他俩做出来的,还是信你说出来的。

默默笙箫追流年:

大哥戴个项链不容易啊,让我想起了冯豆子抠王老吉的拉环那一幕

为什么朱一龙助人为乐,因为他会伸出圆手